您的位置:首页 > 走进青海湖 > 传奇青海湖 > 文化
吐谷浑与青海骢——马背上的青海
青海湖景区管理局:http://www.qhh.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5年7月28日    

如果我们通过马去解读青海历史,通过马去考察青海文化,这种全新的视角会给我们带来一个全新的发现。几乎是从有历史记载以来,青海就与马结下了不解之缘。

公元前四、五世纪,羌人在这里繁衍生息,他们逐水草转移,以游牧为主,形成了大大小小的部落,部落之间没有从属关系,经常互相袭击。而他们的袭击就是靠胯下的坐骑来完成的。史书中有羌人“长于山谷作战,不惯于平地交锋,善于突击,不能持久”的记载,简单的记载,反映出了羌人完全依靠马的敏捷和速度攻击对手的简单的战术。之后的青海历史,便是中原政权对羌人的不断镇压和羌人的不断反抗,战马的身影闪现在每一次大大小小的战役之中,造就了羌人“以战死为荣耀”的英雄主义思想。

公元280年,原是辽东鲜卑族慕容部落的吐谷浑移牧青海。关于这次移牧的起因,历史上有明确记载,居然与一次小小的马斗有关。

1700多年前,慕容部落还居住在辽东彰武、铁岭一带,这个部落首领涉归的长子吐谷浑虽然胸怀大志,但因为是庶出而不能继任王位。公元284年,他嫡出的弟弟慕容廆继任可汗,从上任那天起,就对吐谷浑多有提防和戒备,为了打消弟弟的顾虑,吐谷浑也是处处小心,不敢有半点马虎。但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一次,慕容廆和吐谷浑两部的马群在草场上马斗,兄弟俩发生了争执,吐谷浑一气之下率统1700户(一说700户)部众向西远徙,从此踏上了一条长达30年的艰苦旅程。

这次小小的马斗,也许是一个小小的征兆,预示着吐谷浑要在这青藏高原腹地“戎马一生”。据说,当吐谷浑带着部族开始踏上遥遥无期的西行之旅时,追悔莫及的弟弟慕容廆也曾派大臣前来劝阻,吐谷浑坚辞不过,便说:那就看这些马匹的心愿吧,你们试着把它们往东赶,它们要回去,我就回去。可是头马领着马群往东走出数百步后,忽然回头向西,而且还“欻然悲鸣”,“声若颓山”。经过几番试验均是如此。大臣只好作罢,而吐谷浑则更加坚定了要走的决心。

30年的迁徙岁月,吐谷浑部族几乎就是在马背上度过的,他们奔袭着,颠簸着,采用“远交近掠”的策略,一边与远离自己而又势力强大的中原王朝友好交往,一边不断抢占周边羌人的土地和牲畜,扩张自己的势力。到了东晋初时,吐谷浑王朝慢慢有了雏形。329年,吐谷浑的孙子叶延,承袭为首领,并开始以其祖父吐谷浑的名字,作为本部族的名称、姓氏、国号。吐谷浑从此开始奠定了建邦立国的根基。而这个国家就是建立在马背上的——他们“置城郭而不居”,一个诺大的国家就这样在马背上存在了350年。

在马的指引下,一路迁徙的吐谷浑,十分重视马的培育和驯养。早在辽东的时候,他们就长期与乌桓、契丹、女真等游牧民族生活在一起,吸收和学习了各民族培育和驯养马匹的经验和知识,在迁徙途中,他们又在甘肃河西一带寄居一段时间。河西作为自秦以来就开始驯养马匹的地方,他们也吸收和学习了这里的养马知识。于是,当国家稍有安定,他们就开始了养马,因为他们知道,养马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为了掠夺,更重要的是,中原皇帝最喜欢的礼物也是马匹。这就意味着,马之与他们不但是经济,同时也是政治。所以他们开始在青海湖周边地区肥美的草原上养马,到了吐谷浑第18代传人夸吕的时候,他干脆就把城郭修筑在了青海湖畔住了下来,并给他们的城池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伏俟城,意思是王者之城。

王者之城,这简单的名字却蕴含着吐谷浑人的远大抱负,他们深知寄居在别人的地盘上的艰难与苦衷,他们也更加懂得,若要在一个地方长期生存下去,就要成为这个地方的主人,而要成为主人,他们必须学会忍辱负重,巧妙周旋。他们开始制定一项与马息息相关,同时与他们国家的存亡息息相关的宏大计划。可以想见,为了这个计划的制定,吐谷浑上层召集他的智囊团进行过无数次的研究和商讨。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一个对整个中国的发展进程起到了推动作用的优良马种登上了历史的舞台,这个优良马种,就是青海骢。

[Page]

关于青海骢,历史上多有记载:吐谷浑尝得波斯草马,放入海,因生骢驹,能日行千里,世传青海骢者也。但是谁都没有在意,在培育和驯养青海骢的背后,隐藏着吐谷浑人怎样的用心和运筹。为了这个计划的顺利实施,吐谷浑高层制定了周密细致,行之有效的实施方案。他们还对青海湖地区的自然资源、当时的人力资源进行了详细调查,特别是对当时的马匹市场进行了可行性分析。

关于自然资源,他们得出了如下结论:这里地域辽阔,草原广袤,河流众多,水草丰美,环境幽静。湖的四周被四座巍巍高山所环抱,举目环顾,犹如四幅高高的天然屏障,将青海湖紧紧环抱其中。这里是天然的牧场,是绝好的培育和驯养马匹的天地。

关于人力资源,他们得出的结论是:那些跟随他们一起来到这里的牧人当中,有许多优秀的驯马师,这些驯马师掌握着辽东老家、甘肃河西两个地区自古以来发展和总结出的马匹培育和驯养技术,而青海湖地区的羌人也掌握着符合当地气候和环境的马匹驯养技艺,三种技艺相加,就是最好的马匹驯养技术,这方面的人才也大有人在。

他们对马匹市场的分析更加符合当时的情况:中原的农耕文明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在耕作中使用马匹已经成为普遍的现象,而中原政权怀着扩张统治区域的野心四处征战,而这种带有远征性质的争战主要靠骑兵来完成,所以说,马匹是中原皇帝最最需要的,也就是说,中原将是马匹的最大市场。

有了这样的结论,他们开始实施他们的计划。于是他们买来了(也有人认为是抢来的)波斯的草马,并以这种来自国外的高头大马为父本,以当地羌人培育出来的土马为母本,进行马匹品种改良。他们专门为这种改良马取名为青海骢,出于宣传的需要,他们还为青海骢编写了有些夸大其词的广告词,假托这种马是“龙驹”——青海周回千余里,海内有小山,每岁冬冰合后,以良牡马置此山,至来春收之,马皆有孕,所生得驹,号曰龙种,必多骏异。

有了青海骢,他们就有了与中原皇帝交好,并借助中原的势力征服周边小部落的能力。

有关吐谷浑向中原贡献马匹的事,在历史上多有记载。晋咸安元年(371)吐谷浑碎奚向前秦苻坚一次“送马五千匹”。北魏和平元年(460)伐吐谷浑拾寅“获驼、马二十余万”。更为神奇的是,吐谷浑投中原皇帝所好,还专门驯养了供皇上和皇亲国戚玩赏的“舞马”:宋世祖大眀五年(461年),吐谷浑王拾寅遣使献善舞马、四角羊;梁武帝天监四年(505年)三月甲寅,禊饮华光殿。其日,河南国献舞马……可见吐谷浑人的良苦用心。

可笑的是,有关龙驹的这则虚假广告,居然把隋朝的皇帝炀帝给骗了,而且损失惨重:隋炀帝对这则广告深信不疑,便入雌马两千匹于青海湖海心山,以求“龙种”,后因无效而罢。这也许是历史上第一宗虚假广告受骗案,受害者不是一个普通消费者,而是一国之君!如果当时有满天飞的小报和无处不在的网络,这则消息早就被炒作得铺天盖地了。

对吐谷浑来说,更为重要的是掩藏在这种“贡献”背后的巨大市场,他们的目的就是“以献为名,通货市买”。从青海都兰的吐蕃(吐谷浑)古墓出土的大量丝绸来看,当时,吐谷浑与中原之间的这种绢马交易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对后来古丝绸之路的开通和发展起到了直接的巨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