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走进青海湖 > 传奇青海湖 > 文化
青海湖环湖的碑碣、文物、岩画
青海湖景区管理局:http://www.qhh.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7/2/20 11:24:55    

(一)、碑碣 

1.赤岭唐蕃界碑:一九八三年文物普查时,在日月山垭豁不远的地方,发现了湮没在草丛中的一个古代石碑,因久经风雨侵蚀和人为破坏,损坏十分严重,字迹虽已被剥蚀无存,但从碑额、碑座的形制和风格年,似为唐碑无疑,这一重要发现,已引有关部门的注意。根据史书记载,唐开元二年(公元714年)。吐蕃与唐“二国分疆”的会谈中断后,经金城公主居间敦促,及双方使者来往洽商,蕃于唐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遣使向唐提出划分疆界和互市的要求,“请求交马于赤岭”(今青海省湟源县西南日月山),玄宗“乃听以赤岭为界,表以大碑,刻约其上”,唐开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金城公主请立碑于赤岭,以分唐与吐蕃之境,唐派金吾将军前往监督树碑。4年后,唐蕃大战,破吐蕃军3万,赤岭界碑随之拆除。 

2.唐蕃会盟碑:唐蕃会盟碑藏文碑发掘于20世纪30年代,已遭严重破坏,只有碑额上留有蟠龙纹饰痕迹。汉文碑碑座出土于1984年夏,在日月山东南山梁发掘出,亦损坏严重,难以判定碑之形制大小,只有神龟驮碑的形制和风格,可以确定是唐代遗物,现存日月山上之月亭内。 

3.日月山石碑:日月山上还有一块石碑,刻《日月山》三个大字,系三十年代所立,石碑虽小,但为日月山壮观的名胜增添了色彩。 

4.青藏公路纪念碑:一九五○年修筑青藏公路纪念碑详细记载了人民子弟兵在解放青海之后,立即投入青藏公路的兴建工程的事迹。指战员们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顶风冒雪,忍饥耐渴,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优良传统,终于修好了穿过日月山的公路,为当时进军西藏和以后发展经济起了极大的作用,修筑青藏公路纪念碑是一件现代珍贵文物,也是向广大群众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实物例证。我们相信不久之将来,日月山这一名胜将成为各族群众和中外旅游者游览胜地。 

(二)、文物 

1.虎符石匮:西海郡故城(今海晏县三角城)内出土的带铭文石雕文物。现存海晏县文化馆。石虎作蹲伏状,昂首张口,形象生动,系由整块花岗岩雕成。虎身长1.32米,高0.46米。虎下基座长1.37米,宽1.15米,高0.65米。石座正面刻有9字,分3行,为“西海郡始建国工河南”,文意欠完整。1987年又在虎座下的石墩上意外地发现也有3行书刻字,且字距、行距均与虎座上的相同。石墩长1.39米,宽1.17米,高0.92米。将虎座置于石墩上,3行刻字上下连读为“西海郡虎符石匮始建国元年十月癸卯工河南郭戎造”,文意明白完整。立于公元9年,是王莽登基后继续借“符命”、“匮策”之类大造舆论以巩固其政权的产物。 

2.刚察石棺葬墓地:卡约文化墓地。位于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城西北。1988-1989年发掘清理墓葬45座,墓葬大部使用石板拼围而成的石棺,较为特殊,随葬的黑色双大耳陶罐近似诺木洪文化同类器物。该墓地的发掘,为探讨卡约文化与诺木洪文化的关系提供了新的资料。 

3.西海郡钱范新莽文物。海晏县西海郡古城出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收藏。钱范系陶质,有“大泉五十”和“小泉直一”两种,均残。西海郡始建于汉平帝元始四年(公元4年)。王莽篡汉改新后,曾一度允许郡国铸钱,其中以“大泉五十”和“小泉直一”两种货币发行数量最大,流传最广。西海群钱范是当时郡国铸钱的实物例证。 

4.西海安定瓦当:东汉文物。1942年发现于海晏县西海郡故城内,20世纪50年代以后又有多次发现。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收藏。瓦当为圆形,直径17厘米,细泥灰陶质,上有“西海安定元兴元年作当”铭文。元兴为东汉和帝年号(105年)。西海安定瓦当是青海地区出土的惟一带字瓦当,是研究西海郡建制的重要实物证据。 

(三)、岩画 

1.卢山岩画:卢山岩画位于海西州天峻县江河乡卢山山丘上,此距江河乡政府约8公里。山丘位于江河右岸,海拔3800米,相对高度约40米。山丘南部地势开阔,水草丰美,岩画散布于山丘,在南山坡上有平面的30多块花岗闪长粉岩上。单独的、不相连的有面的岩石,即为一区,共31区。最大的为第一区,岩画约30平方米,画面约20平方米,上面有158个个体形象。最小的岩画仅数厘米,其画面仅一动物。画面描绘的主要内容有动物(主要以牛、马、鹿、鹰、豹子、狗为主,牛最多,鹿次之)、狩猎、战争、生殖及藏文字等。凿画于魏晋--隋唐时期(上限)、吐蕃时期(下限)或晚唐时期。打制技法分为垂直打击法和阴线轮廓勾勒后加以磨光法两种。1985年夏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协同进行调查研究。1986年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舍布齐岩画:舍布齐岩画位于海北州刚察县吉乡立新村石甫滩南舍布齐沟口的山顶之上,东距青海湖约8公里。石甫滩宽约16公里,长约30公里,地势平坦,水草丰茂。海拔3600米左右,山顶相对高度约40米。画面东向,岩画石质为千枚岩,画面高2.80米,宽3.40米,由于岩面风蚀剥落,现已存23幅个体形象。主要表现内容为动物和狩猎,均出自垂直打击法,造形准确,打制精细。其制凿年代与卢山岩画同。 

3.鲁芒沟岩画:鲁芒沟岩画位于天峻县天棚乡之西南,沟为东南--西北向,沟口处有西宁--天峻公路横穿,沟东西两侧均为高山,山间和沟谷间牧草丛生,为良好的天然牧场。在沟内约4公里处东侧为石山,石山根部为山体溃塌而落下的大石块,这些石块表面有一层油黑发亮的氧化面,岩画就制作在这些大石块上,共有3处,分别刻在3块相距不远石面较平的大石块上。第一处在山根北侧,面积大约9平方米,刻有50个兽类,主要有牛、马、山羊、野猪、狐狸。此外还刻有“万”、“母”等纹样,画面形态大小不一,最长的约0.30米,高约0.20米,最小的动物长0.05米。画面形象生动,动物具有动感。第二处在第一处之南侧,相距约10米,刻划在约4平方米的石块上,并刻7兽,分别为牛、羊、驴、虎、狐狸等,一般长约0.06米-0.25米,高约0.05米-0.15米。第三处在最南端,面积约3平方米,刻划21个画面,主要为骆驼,此外尚有马、牛、山羊、大头羊、蛇等。3处的岩画主要刻划手法有两种,一是用平头凿或尖凿只雕刻出动物肢体的轮廓线,勾划出动物形象;一种是琢凿出轮廓后通体用尖凿加以细密的雕琢,成为微浅的阴刻画面。刻划年代约在唐代时期。 

4.哈龙沟岩画:哈龙沟岩画位于刚察县吉尔孟乡西北14公里、青海湖西岸布哈河河谷38公里处的哈龙沟。岩画分布在沙龙沟(即:哈龙沟)中间的两块笔直的花岗岩石壁上,内容主要是牛、羊、驼、鹿、豹等动物形象,皆用利器在红褐色而又比较平坦光滑的石壁上刻成单线条画面。线条略感粗糙,但形象古朴生动。1982年5月,由青海省文物考古队首次发现。1986年5月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刻画年代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