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走进青海湖 > 传奇青海湖 > 历史
青海湖各民族历史渊源
青海湖景区管理局:http://www.qhh.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7/2/20 11:27:06    

 青藏高原上居住着汉、藏、回、土、撒拉、蒙古等43个民族,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古代先民从氏族到部落,由部落联盟到形成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他们之间虽然有交流融合,但各自仍保留有其独特的生活方式、宗教信仰、文化艺术和风俗习惯。

  据史料记载,魏晋南北朝时,鲜卑民族诸部曾在漠北高原、阴山脚下游牧,后陆续进入今天青海环湖地区和河湟流域等地,与戎羌联合建立地方政权,如白兰、党项、苏毗、乙弗勿敌、南凉、吐谷浑等。这些藩国的属民们以发展畜牧业生产为主,兼及农业和手工业。

  在吐谷浑人统治的300多年间,高寒畜牧业得到大力发展,培育良马,广泛和各民族进行经济文化交流,与戎羌、匈奴、汉人、鲜卑人一道开拓青海。继而吐蕃王朝统一青藏高原,在吐蕃王朝的200年间,创立藏文,制定法律,统一度量衡。

  唐蕃之后,元代蒙古族大量入居青海,撒拉族先民也在元代入居青海,随着伊斯兰教的传播,回族先民在青海日渐增多。直至清代康乾时期,青海形成了各民族聚居的新的格局。

  藏族是青海各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一个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公元七世纪,进入青海的大批吐蕃人,同青海高原的土著羌人以及吐谷浑人交错杂居,在长期交往中,逐步融合成为今天的藏族。主要分布在现今玉树、果洛、海南、黄南、海北5个藏族自治州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此外,在西宁(包括湟中、大通县)和海东地区也有部分藏族居住。

  回族在青海省少数民族中人口居第二位。到元代时,有大量回族人口集体移居河湟流域,经过长期发展繁衍,成为今天的青海回族。主要分布在青海省东部和东北部,以化隆、门源、民和、大通、湟中、祁连、贵德和西宁市东关较为集中。

  青海土族的历史源流,多数人认为是以吐谷浑为主融合其他民族成份发展形成的。主要分布在今互助土族自治县和大通、民和以及同仁、乐都等地。互助土族自治县也是我国惟一的一个土族自治县。

  元代时,中亚撒鲁尔部东迁,定居今循化地区已有700多年历史,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与周围回、藏通婚,逐渐发展形成今天的撒拉族。主要聚居在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和黄南藏族自治州的河南蒙古族自治县。
日月山以东的河(黄河)湟(湟水)流域及西宁是民族的融汇地,由此往西,是更多的藏民族聚居地,而这一带则有不少的汉族。

  从历史上来看,这一带的土著为羌,当时分不出那么细的民族,多以所从事的劳作或居住的地方来划分,如在高原放牧的叫牦牛羌,如在青衣江流域生活的叫青衣羌,其实,在这一带生活的还有党项、吐蕃、苏毗等。

  西汉至明清,陆续从内陆迁来不少汉人,有政府出于外交或屯田成批迁来的,有经商至此便安家落户的,有避天灾人祸逃难于此的,于是这一带成了中原文化与游牧文化交融的地带,相互影响,形成了独特的人文风情。

  从人文角度来看,青海湖周边,再远包括西宁,这一带的汉人属于外来者,这些外来者一方面吸收了一些少数民族对环境长期适应的生活经验,一方面又坚守着汉族的文化,他们拒绝同化,认定自己的根与其拥戴者是中原王朝,一两千年以来一直如是。但由于物产不一,生产工具的匮乏,在许多习俗上有所改变。

  汉民族在清明时节会返乡祭祖,在青海,现存的风俗已改为天社上坟,但其意义是一样的。端午节时,汉族会在门前挂菖蒲艾蒿叶子,当天家人会聚在一起吃粽子,虽然今天在各地都能买到冷冻的粽子,但在以前,没有发达的食品工业和运输方式前,想要吃上粽子实非易事,只得以当地的包子代替,而菖蒲则换成了柳枝。再如汉族人在每年腊月初八会吃腊八粥、八宝饭,这里却以麦仁饭替之。

  来到这儿的外来人,他们即便怀念故土,可已是山远水远,再是望穿秋水,也只好落户安家。日子一长,入乡随俗的外来人开始在风俗,信仰上与当地居民相互渗透,融合。比如农历正月十五的闹元宵在那里称作[Page]跳冒火,其实里面已有土族遗风,十五之后开春,藏族人家以煨桑,诵经和献哈达等形式祈祷丰收,而汉人则多在田里犁出字以示祈祷。并且在湖边一些村落会有汉、藏两族共建共住一村的情况。而在语言上,汉语又受到藏语语法的影响,有宾语前置的情况出现,如你饭吃了没?借词就用得更多了。比如使用胡都一词,胡都为土族语,即非常、很的意思。

  无论怎样,汉人毕竟是移民,当地人通常说汉人是外来人。入乡随俗最大的影响是饮食,青海产青稞、小麦不产水稻,世代以大米为主食的汉人渐渐习惯了面食,中国最会制作面食的是西北也就是青海、甘肃、陕西一带。

  在青海湖周边,面食的花样繁多,有白面类、蒸面类、馅面类、烙面类,细分出来有几十种,形成了独特的面食文化,也是汉、藏、蒙古、土族等集体智慧的结晶,作为外来人的汉人也把中原或中国南方一些先进的技术带到了这里,促进了这里的繁荣。在今天,各种手工匠人、生意人、知识分子源源不断来到这里,或长住,或小憩,无论怎样,都对这一地方的文化、经济等起到了推动作用由于知识型、技术型的汉人的到来,对当地民众的文化素质又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看来外来人的作用还真不小。

  融入青海的汉族人大都来自五湖四海,他们从不同朝代不同地域迁来,自然也就有了各自地域的特色,他们客居于此,在高山厚土绿川清溪的滋育下,同当地人一样有了一个共同的特点:大度而包容。热情好客,敦厚纯朴的他们在地广人稀的旧时不但与友邻和杂居的各少数民族和睦相处,而且接纳并善待后来者。